用戶名: 密碼: 注冊|忘記密碼?
 
已有188位嬰幼兒專家,簽約為本站提供專業育兒知識!
2019-6-11 | 發布者:admin | 熱度: | 評論:0
導讀:   我們該怎樣呵護“留守的一代”   又到一年暑假,留守兒童過得怎么樣了?近日,記者前往留守兒童較多的徐州和“遷徙兒童”較多的蘇州探訪,對比發現,假期生活

  我們該怎樣呵護“留守的一代”

  又到一年暑假,留守兒童過得怎么樣了?近日,記者前往留守兒童較多的徐州和“遷徙兒童”較多的蘇州探訪,對比發現,假期生活折射出留守兒童這個特殊群體新的成長困境,需要社會給予更多關愛。

  走了幾里路,與爸媽視頻聊天

  記者在徐州市銅山區房村鎮鹿臺村采訪時見到,7歲的劉夢晴正在和同伴們搭積木,8歲的哥哥劉少龍盯著電視看動畫片,60多歲的爺爺則在一邊忙農活。

  “暑假怎么過啊?”面對記者的提問,劉夢晴想了好一會才回答:“寫完作業看電視,看完電視捉迷藏。”“除了這些呢?”看了看同伴,小劉露出少有的笑容,“沒了。”一旁的爺爺責怪道:“一天到晚就知道到處跑”。

  當問到是否想爸媽時,劉夢晴看了看爺爺輕聲說道:“想,他們回來會給我買好吃的。”但是,小劉的父母在外打工,每年就春節回來,十天半月才能打個電話回家。

  “過完年,爸媽就到無錫打工去了。”暑假過后就讀小學2年級的劉佳慧說,今年“五一”,她特地走了幾里路到姑姑家,通過QQ與爸媽視頻聊天。“孩子大了,想法也多了,心里有‘疙瘩’有時也不告訴我們。”奶奶謝書青感嘆道:“照顧孩子責任大啊”。

  鹿臺村的留守兒童有60多名,而在整個房村鎮5400名中小學生中,51%的是留守兒童,且留守小學生多于高中生。房村鎮團委書記陶燕告訴記者,“農村里面流行一句順口溜——父母在遠方、身邊無爹娘、讀書無人管、心里悶得慌、安全無保障、生活沒希望。”

  隔代撫養重視是否吃飽穿暖,卻忽略溝通交流,留守兒童的心理問題長期得不到疏導。大學生村官郭昊承剛到鹿臺村工作時,家訪發現有位小孩父母離異,爺爺奶奶外出做零活,小孩一個人在家看電視。“小孩與人交流時,流露出很強的懼怕感。”郭昊承請來鄰村一名學心理學的大學生村官,確認小孩有自閉癥,主要原因就是太孤獨,生活太單一,經過一段時間的心理疏導,才逐漸開朗起來。

  “讀書無用”抬頭,輟學時有發生

  蘇州高新區新升實驗小學教師陳希帶兩個班的課程,其中一個班2/3的學生都是“遷徙兒童”——來自蘇中蘇北,父母在蘇州打工多年。“這些小孩都有‘短腿’,英語成績最薄弱,特別是發音不標準。”陳希說。

  “遷徙兒童”享受蘇南教育資源,有望縮短與城市孩子的差距,蘇北留守兒童則較難改變現狀。“村小學老師的年齡都在50歲上下,有個本科畢業的老師都算稀奇。”房村鎮一所村小學的負責人介紹,英語、體育、音樂等科目的教師是配備了,但老師的教學視野、教學內容都很難與城里相比。一位鄉村老師告訴記者,自己的英語都很難讀準,每次都有誤人子弟的愧疚感。

  “碰到不懂的學習問題怎么辦?”很多孩子模模糊糊地回答問別人,但具體問誰他們也說不上來。“留守兒童80%的由爺爺奶奶或外公外婆撫養,20%的托付給親戚朋友監護。小學三年級以上的學習難題,就能難倒村里多數大人。”郭昊承坦言。

  記者采訪發現,受當前社會就業不景氣、教育成本居高不下等影響,“讀書無用”在蘇北農村抬頭,一些家長默許甚至縱容孩子的輟學行為。

  “留守兒童一旦輟學打工,他們的心理失落會比父輩更為強烈。他們希望留在城市,但能力又不太適應,所以心理失落更加劇烈。”蘇州高新區一名基層法官介紹,“心理的劇烈失落,往往成為違法犯罪的誘因”。

  社會暖手相扶,化解“斷乳”難題

  如何解決農村留守兒童“社會性斷乳”問題?

  記者采訪時,正巧碰到6歲的趙瓏斌在蘇州高新區新獅社區上美術興趣課,一起上課的還有10多名蘇州本地小孩。小趙的老家在連云港贛榆縣,前幾年跟著父母到蘇州上小學,成為“新蘇州人”。省政府研究室社會處處長沈和認為,實現不再留守,只有兩種方式,第一種是實現農村人口就地就業,第二種是留守兒童隨父母一起到外出務工的地方生活。“目前,全部到父母身邊,蘇南這樣的地方也接納不了,應該著眼于就地化解難題”。

  這與郭昊承的想法不謀而合。最近,他與人合資承包了40畝地養豬,初期可以聘用10名當地村民。“養豬不需要24小時工作,老人們不需要出去打零工了,在掙工資的同時也有更多時間照顧小孩。”郭承昊希望創辦更多產業項目,幫助更多“城鄉兩棲、往返流動”的村民在家門口就業致富,逐步減少留守兒童比例。

  最近,房村鎮藏書1300多冊的圖書館開館。“房村鎮有20個行政村,孩子們到鎮上借書要跑很遠的路,必須得家長帶著。”陶燕說。

  但房村鎮負責人坦言,建這個圖書館已讓鎮里捉襟見肘,像蘇南那樣每個社區建個圖書館我們不敢奢想。對此,蘇州高新區新獅社區居委會主任周敏認為,對于蘇北而言,最好有社會機構和志愿者提供資助,建立一些小型的村級圖書室、活動室,給孩子們開設一些興趣班、組織一些夏令營活動。政府部門則應完善支教工作。當地的教育、衛生、司法等部門也可以與留守兒童“結對子”,給孩子更多關懷。

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如有侵權,請您告知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

本文標簽: 

下一篇:沒有了!
 我要評論:
母子坊 - 國內母嬰育兒行業網站 - 凱娜科技
吉ICP備11002400號-3 服務QQ:790646582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友上傳,如果無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權,請聯系本站,本站將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。
Copyright @ 2012-2015 母子坊 保留所有權利
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手机